苹果谷歌如何重塑医疗健康领域


 

关热词:苹果  领域  医疗  

\   
 


    7月23日,健康和健身市场日益​火爆​,耐克、Jawbone以及Fitbit等都推出了相关可穿戴设备,但随着苹果和谷歌(微博)的进入,这一市场正快速变化。硬件不再成为优势,特别是追踪心率、血压等功能成为智能机标配后,软件平台将成为中枢,负责管理、分析以及分享数据。更为重要的是,在监管异常严格的医疗领域,苹果和谷歌凭借实力和名气可以赢得医生信任,这是初创企业无法企及也难以实现的。

以下为文章梗概:

   
科技新闻记者麦克•迪坦博(Mike Dittenber)曾一直希望玩跳伞,但却一直未能如愿。“唯一的问题就是我这150公斤的体重,超过了跳伞要求的体重上限”,他无奈的说,“去年春天看了医生,还得到了更多坏消息:我处于患糖尿病和高血压的临界线。”迪坦博的医生警告称,如果不能快速控制体重,他就必须接受药物治疗。
 
   
“这给我敲响了警钟”,迪坦博说。
 
   
迪坦博此前曾尝试过去减肥中心,这倒是管事了一阵,但并未能持续多长时间。最终,他决定使用MyFitnessPal——一款能够帮助用户追踪卡路里摄入量和健身情况的智能应用。“我还买了个跑步机,配合MyFitnessPal使用”,他说,“我不讨厌跑步,也绝非谈得上喜欢,但我能接受。”此外,迪坦博还购买了Runkeeper应用和Garmin Forerunner 220用于追踪跑步距离和计算合适速度。自2013年6月开始使用这些健康设备并建立自己的数据库,迪坦博已经甩掉了50公斤肥肉。
 
   
使用智能机作为健康应用数据中枢,追踪、分析锻炼数据已日渐流行。MyFitnessPal此前表示,旗下注册用户已达6500万人。不过,这款应用的成功只是健康应用圈成功的一部分。2014年上半年,投入这一领域的风投资金达23亿美元,远超2013年全年数字。更为重要的是,包括苹果、谷歌以及三星在内的三巨头都将触角伸向健康平台,意在向消费者推出“应用+设备”一体化的解决方案。
 
   
“我们已身处引爆点”,健康和移动研究机构Park Associates分析师哈利•王(Harry Wang)说,“健康设备和应用经历了快速增长,但其仍属于相对较小的市场。如果新生态圈能够吸引用户,最终会推动这一产业成为主流。”虽然并不能够确保取得成功,但哈利•王认为,数字健康产业由实力强大的公司做后盾非常有意义。 苹果的Healthkit以及谷歌的Google Fit,能够获取更大基数用户,还能够结盟传统健康产业机构,这对初创企业而言,很难凭借自身实力企及。 “这一市场会出现变化,有大赢家,同时也有失意者”,哈利•王补充道。

硬件不再优先:
 
   
多年来,数字健康行业一直由Fitbit、耐克的Fuelband以及Jawbone可穿戴设备推动成长。但如果智能机行业巨头能够为健康和健身数据打造平台,硬件为先的业务便会陷入困境。“健身可穿戴设备有许多基本功能,包括追踪跑步距离、心率等等,但这将成为智能机或者只能手表的标配”,哈利•王表示。

   
或许看到了瓶颈,耐克已决定停止生产Fuelband硬件,并将重点放在软件生态系统上。另一家推出健身手环的创业企业Lark,也宣布放弃硬件产品,专攻应用,并已与三星旗下的S Heath平台融合。

   
Lark首席执行官朱莉•胡(Julie Hu)称:“我们认识到,搭载低耗电传感器的智能机,是终极可穿戴设备。”

   
电子设备工程教授雷纳德•麦克伊森(Leonard MacEachern)表示:“如果我现在还只依靠计速器打造健身设备,那就太可怕了。除非你有超过苹果谷歌智能机功能的技术,不然你就会被生吞的。”

   
业内人士表示,2012年-2013年是可穿戴设备喷发期,但这一市场变化迅猛。包括苹果、谷歌以及健身设备厂商都在致力打造自家生态系统:Jawbone和Fitbit都开放了API,与其他不同应用分享数据。虽然这是明智选择,但智能机系统平台能提供更简洁、更无缝的体验。

软件成王道:

   
尽管因为智能机健康平台的崛起,一些硬件巨头遇到了挫折,但应用开发者却从中受益良多。风投机构Rock Health合伙人马莱·甘德希(Malay Gandhi)表示:“Fitbit和Jawbone这类设备是推动行业前进的必备因素,但其市场份额从未达到2%、3%以上。如果将智能机作为这生态系统的中枢,软件公司就能瞬间获得数以千万计的新用户。”

   
甘德希相信,这一变化将扩大数字健康市场用户基数。“现阶段,使用这类健康穿戴产品的都是早期发烧友、技术大牛,他们拥有定量化的生活方式,还有就那些希望优化运动能力的年轻人”,甘德希说,“如果将智能机作为基线,就可让老人和不懂技术的人尝试这些服务。用户不会学习如何拿着手环去与十几款不同应用一一配对,但却会使用iPhone上的定制软件。”

   
如果智能机成为消费者健康和健身数据的默认平台,那么应用是否会成为大赢家?市场研究公司Forrester分析师朱莉阿斯克(Julie Ask)表示:“我认为这类服务表现最棒的,就是那些打造整个社区的平台。人们真的很痴迷于竞争,这会创造出一群活跃用户,而后吸引每个人重复使用应用。”

每日一“苹果”:

   
时间退回到2008年,谷歌推出了Google Health项目,帮助用户便捷访问存储于不同媒介的药物数据。但不幸的是,该项目未能腾飞,谷歌也于2013年1月正式关闭Google Heath。但谷歌随后推出了Google Fit,目的已不是此前的将世界各大医院、诊所互联。Rock Health的甘德希评价称:“我认为佩奇和布林(谷歌两位创始人)小心谨慎的涉足这一监管十分严格的市场,但谷歌这次将重点放在健身和营养方面,少了那份雄心壮志。”

   
相反,苹果却与医生和健康提供商联手打破壁垒。在WWDC(全球开发者大会)上,苹果宣布与掌管全美51%病人记录的Epic机构合作,这标志着苹果能够开始消化超过全美一半病患的健康数据。同时,医生也将能够监控这些患者的状况。“出诊前点点Epic的标签就能知道病人血压,这会受到内科医生的欢迎”,医疗杂志iMedicalApp编辑艾尔蒂法特•侯赛因(Iltifat Husain)表示,“现阶段,这些数据被患者随意储存,会导致医生开的药品用量不规范。”

   
但对于医生而言,这项服务也存在缺点。医生会面临巨大数据信息量,而自己必须从中选取有价值和准确的内容。甘德希称:“内科医生的最大挑战是数据准确性和药品用量。他们会有疑问,我真的想要所有数据吗?我能够相信它吗?如果数据错误,我会不会被起诉,或者我是否错失了哪项数据?”不过在赢得医疗行业信任方面,苹果、谷歌和三星已走在了创业企业前列,不过前方道路仍旧充满荆棘。

圆梦跳伞:

   
本月早些时候,迪坦博终于圆梦跳伞。他说:“在飞机爬升穿过云层时,我能够感到自己心跳加速。跳出机舱时,我们在云彩上方,穿过后,整个海湾景象尽收眼底。这一切太美妙了!”

   
迪坦博庆幸身处智能机的世界,每个用户都能方便查看自己的健康和健身数据,并与医生分享相关信息。“当你能切实知道往嘴里塞了什么,锻炼程度如何而不是大概猜一下,这会赋予你掌控一切的感觉。”

   
对于数字健康领域的投资者来说,迪坦博的经历预示着这一行业的大变化和未来前景。“现在还不知道这一市场规模如何,一旦许多人开始使用能够追踪心率和日常锻炼数据的设备,机会便成为一些难以置信的新机遇”,甘德希说。

上一篇:超跑圈跟风电动车:布加迪法拉利推混合动力车

下一篇:换个姿势看小米手环的命门:与功能和价格无关



About Us - 关于我们 - 客户服务 - 联系方式 - 给我们建议 - 器件索引 - 法律声明
北京市海淀区知春路23号集成电路设计园量子银座1305 电话:(010)82350740 邮编:100191
电子工程世界版权所有 京ICP证060456 京ICP备10001474号 电信业务审批[2006]字第258号函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534
Copyright © 2005-2015 EEWORLD.com.cn,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